目前您的位置 > 主页 > 展会资讯 > 看得多了,眼界自然高了

看得多了,眼界自然高了

 http://www.daexp.com  科博在线  来源:新闻晨报 2016-12-27

现在做艺术品,比以前难多了。大众看艺术品的机会多了,眼光高了,粗放式的艺术推广已难服众,代之以更精确的投入,更精到的艺术口味,更辩证的艺术观点。2016年,这些方面正在悄然发生改变,未来也因此变得乐观起来。

  以巴塞尔标准要求自己

  上海人历来对自己高标准、严要求,这不,集中在11月份举办的几大艺博会,也时不时地把自己往巴塞尔档次上靠。
  老牌的上海艺术博览会2016年换了新鸟笼,地方气派无比,超大展馆应该可以用得上机场传送带了,人气和展商数量依然火爆,是否继续走中低端路线还需斟酌。西岸博览会能热起来依赖于西岸整体的艺术氛围,一条美术馆大道的建成,可望令西岸博览会日后变成年度艺术派对,是否继续走高冷路线,也需斟酌。ART021是近年来最具新锐感的艺博会,小而精是其立足之本,是否真的要向巴塞尔看齐,我看也没必要硬去考虑,目前的时尚感、明星效应也足够让它有存在感了。几大艺博会打擂台,无论如何,都给上海带来一个绝对耀眼的艺术之秋。

  “基弗在中国”变闹剧

  一场学术性挺强的《基弗在中国》特展,因为基弗本人声明不参与、不支持,变成了一场闹剧。本来,任何一场艺术家个展,只要展品是合法取得的,就有资格举办。艺术家本人能参与最好,不参与,对于双方(或各方)其实都是损失。
  但《基弗在中国》这个展名取得很好,在中国画坛,模仿基弗的画家不是一个两个。那种精神性的绘画,深深影响了上世纪8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代中国油画家。其实主办方应该把基弗的“中国传人”作品一起拿出来展的。

  从捐赠风波看公众收藏

  7月份,实业家邱季端先生向母校北师大捐赠6000件古代瓷器的举动引起了轰动,也引发了吐槽。主要的质疑集中在捐赠品的真伪上,有人认为,如果这批赠品全部为真,市值可能高达1.2万亿。
  8月份,浙江美术馆举办某私人收藏的金铜佛造像展,也是因为佛像的雷人造型太多,被网友吐槽,事后经鉴定大部分为赝品。
  无论这个圈子里还有多少赝品事件,有一点是肯定的,个人的收藏行为一旦转为公众行为,就应受到监督,何况邱季端还准备借此成立北师大中国古陶瓷博物馆,自己担任首任馆长呢。个人收藏,你怎么玩都可以,你指着一屋子东西说给个故宫都不换,这都没问题。一旦进入公共收藏,必须有学术门槛,而学术认定必须十分严谨。
  至于网友和国宝帮的口水仗,鉴于这些年古董界的笑话太多,我们就直接忽略了吧,因为口水仗的价值实在不高。

  会讲故事的藏品拍高价

  拍品讲故事,正成为各大拍卖公司一项业务新要求,因为故事的重要性已经大大影响了拍品价格。
  台湾收藏家翦凇阁主人的眼光如今得到了圈内的集体认可,每一次翦凇阁拍卖专场都像是一次学习机会,但翦凇阁主人收藏的标准非常明确:完美的品相+可挖的价值+递藏的故事。至于以前说翦凇阁藏品多文人气,其实那都不重要,他有好多藏品都是宫廷气质。今年保利华谊上海首拍当中,翦凇阁又唱了主角,拍品中有一方砚台,跨度近300年的五位名人在上面留下了痕迹。该砚的砚盒上有晚清书画、篆刻家瞿子冶的题铭和刻竹,“冬心先生有此砚”,说明是在瞿子冶之前100年的扬州八怪之一金农的遗砚;砚台上有后来吴昌硕的题铭,为金农、瞿子冶和此砚点了长达82个字的赞; 而吴昌硕的弟子王一亭又在砚侧刻上了金农肖像并题铭; 最后是现代书法家黄葆戌又为砚台重做了一个大盒子,并在盒盖上题铭。这件拍品翦凇阁根本不用写一个字的说明,已然尽得风流。最后这方砚台拍出207万元。
  北京一家小拍卖公司今秋上拍了胡适旧藏的两幅齐白石《仕女图》,都是不到1尺的作品,居然拍出了690万元,原因就是名人效应和潜在的故事性。
  中国嘉德2016秋拍中一件傅抱石《风光好》,画的是一个五代时期的历史故事,善于画故事的傅抱石还故意不画出故事主人公的形象,结果此画拍出6600多万元。嘉德香港秋拍傅抱石《兰亭雅集》,1.2平方尺的小画,上面居然画了31个古意人物,拍出2650万元,被戏称为“小房型单价高”。其实两件傅抱石作品都是可以讲故事的拍品。
  嘉德秋拍两件毛公鼎拓片同时上拍,一件没有题跋,一件上面有六位近代名家写满了题跋。没有题跋那件,是毛公鼎出土后的第二位藏家、清末两江总督端方的拓片,故事性不错,拍出了59万元,一般的毛公鼎拓片市场价最多只有20多万元。而六大名家点赞写评论的那件毛公鼎拓片,是毛公鼎第一位藏家陈介祺监拓,有吴昌硕等名家点评,尤其有王国维写在上面的跟帖,王国维文字市面上很罕见,于是这件写满故事的毛公鼎拓片拍出了1100多万元。